Tone/麦源/下一

  1. 可能ooc,又是糖

    “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源氏被麦克雷半拉扯着从基地走向市区,麦克雷一手挨着温度搭着他肩,还有一只他也不知道在干嘛。源氏和他差不多高,他两都一身黑,怕被认出来。


“不是,如果说是,那算你和我第一次出去玩的纪念日好不好”


“那街上怎么那么多人”


源氏很多天没出门了,吃的靠外卖和队友随手带,平日就好几天也不见光,这几天梅雨季,他嫌打伞麻烦,就更懒得动做个基地蹲。


街上人很多,形形色色从他眼前经过,他侧过头隔着他的墨镜看不清麦克雷表情,但他觉得麦克雷在笑。


“你不看我看路人干嘛”麦克雷也转头看他,隔着两层墨镜的对视真是什么都看不清,是自家奶不到身前人的安娜还要加一层厚厚滤镜才能达成的效果。


看不清就算了,源氏还接不上话,想想自己前几天还听着录音都会脸红心跳加速,现在本人搂着他,他居然都不害怕,也自然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想不想换个发型”麦克雷把眼镜往下压了压,露出自己眼睛挑眉看着源氏。还没等源氏回复他就被拉进了一家理发店,麦克雷火速和前台沟通把店清空了还叫来了凯文老师,和他交谈起来,两人说说笑笑,源氏就有点害怕。


“对对对就是这样”麦克雷说完这句话,头发打了三瓶发胶的凯文老师就向刚被拉去洗完头的源氏走过来。


“你要干嘛”


“给你做个发型啊,我和他沟通过了”麦克雷看原始一脸还是不放心的表情,就补了一句相信我的品味。


源氏相信了,然后三个半小时后的他头发就变绿了。


麦克雷边笑边夸他好看边被他追着打。


2.麦克雷看着同样跑了一身汗的源氏,他好像还在生气。


“好了你饿了吧,想吃什么”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


麦克雷把手搭他肩上,又把搭肩上的手放下顺势向下,想挽住他的手,他被这突如的触碰惊的缩了下手,麦克雷的手落了空,也没再试,低低的垂在了腰际。


他们都不说话,过着一个十字路口,绿灯到红灯还有八秒,两人悠悠的走着,源氏没回麦克雷的问题,他在,他在最后一秒伸手握住麦克雷的手,一起跑过了绿灯映着的人行道。


他掌心都是汗,麦克雷也掌心热的很,夏天的风很热,迎面吹得他脸好烫,心也一直扑腾,拉住了麦克雷的手就一步步的走,不敢回头就走在前面。


麦克雷像是被定格的黑白电影主角,就不动了,源氏拉着他,用了力气还是不动,他没法,只能转头,一转头就被麦克雷顺势揽在怀里。


夏天的风,他和麦克雷的心跳,他身上的温度,麦克雷怀里的温度。


最后还是他先推开,脸红的说我们这样很傻诶,路人看到的就是两个戴墨镜的傻逼在红绿灯下拥抱。


麦克雷说那我看你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源氏没话讲,被麦克雷拉着手进了一家日料馆,麦克雷说上次看他个人资料上面写着喜欢吃日料,就看了附近有哪家比较好吃,虽然他没吃过,但是评价不错。


源氏咂舌说那是我乱写的,我还是比较喜欢吃垃圾食品。


麦克雷说你骗人要付出代价的,然后把他拉进了预定好的卡座。


-中间的吃什么怎么吃被我删掉了-


3.两人从店里出来天已经黑了,还飘了小雨。


麦克雷喝了好多酒,走路都不是很稳,靠在源氏身上和源氏说天上星星好亮啊,他好喜欢。


天上没星星,但他仰着头睁着眼看着天上,雨滴掉下来飘打在他脸上,他说他把墨镜放在那家店了,他说他懒的去拿了,他歪过头对源氏笑。


源氏没看到,他在维持两人的平衡,顺便找怎么回去的路,街上人都撑着伞,没人注意他们


“你对我笑一笑好不好”麦克雷开口这么说。滴滴答答的雨声盖不过他的声音。


源氏停下顿了顿,转头看着靠他肩上的人正在看着他,他不敢笑,说了句先回去再说就继续走。


麦克雷含糊着说他真小气,继续把头靠他肩上,他没麦克雷高,他觉得麦克雷明天脖子肯定要酸。


“对了你睡哪里”


“睡你房间啊,不然你想让我去哪里”


“我床很小,那我要去基地的沙发上睡了”


“不要”


“那你睡沙发啊,我怕哈娜疯掉”


“哈娜是谁”


“没什么,倒是你很重诶”


肩上的重量话说完就没了,他看向有麦克雷的地方,麦克雷已经走到了他前面,他伸手去碰源氏被雨打湿的鬓角,在脸都看不清的黑色巷子里,源氏的头发还是绿的晃眼。


“你能抱我吗”眼前人的人拦住了他的路,双手朝他谁伸着。


“你看我像是可以拒绝的样子吗”


源氏看着麦克雷被雨粘合在一起的长睫毛,也伸手,穿过麦克雷的腰际,然后抱住他。


“我不是要这种,我走的好累”


麦克雷一下就跳在他身上,双手搭在他脖子上,勒的他和第一次见麦克雷一样呼吸不畅,麦克雷比他重,重好多,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一个墙头,把麦克雷蹭在墙上承担部分重量才放了一口气

“你干嘛”


麦克雷眼睛半睁着面色潮红的看着源氏,被打湿的头发贴在脸上,分开的双腿挂在他腰间,还搂着他被勒的发红的脖子,两人被雨淋的浑身透湿,而源氏担心的不止刚刚经过带着奇怪眼色看他们的路人,还有自己的生理反应。


“你给我下来”源氏又对麦克雷说了一句。


“你干嘛那么凶我啊,还说好喜欢我”

4.淋了半小时的雨之后终于摸到基地门口了,客厅里已经没有人了,才想起自己明天还要参加比赛,他把麦克雷拖回房间扔在床上,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套他的衣服扔在麦克雷身上花了仅有的力气把麦克雷叫去洗澡,麦克雷又对他说你好凶啊。


源氏没回嘴,回了他也会忘。


麦克雷晚上把源氏拉住说要和他一起睡,还说给他唱歌。


源氏床上有两个枕头,一个给麦克雷枕着,一个给他抱着,本来麦克雷抱的是他,但是他嫌麦克雷的腿毛扎人。


麦克雷给他唱了一首歌


You're a beauty baby childnever had nobody touch me like I'm glass

You had me spinnin' in the midnight summer grass.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I don't belong here

 

源氏想啊,他在做梦吗,不是。


5.刚醒,源氏习惯性看窗外,看了两眼就收回了眼,今天要比赛,他伸手去拿床边的手机,才发现自己身上好烫,还被什么东西压制着,准确的说是抱着,被麦克雷抱着。


起身一看,麦克雷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枕头踢到了床脚。


“醒醒啊..”


开口就发现自己好像感冒了,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又头疼到炸裂,战稳都困难,而身边的人还没有想醒的意思。


他一路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也还是没把温度降下来。


莱耶斯在广播里说半小时后集合。ONE

 

*我硬加的一段,本来是没有的,想想拉一下他们的距离吧,也是为数不多的糖了,不过他们还没有kiss和确立关系,那是比赛完的事了

*嫌自己太啰嗦,我删了好多,可能就是看上去节奏快了


评论 ( 7 )
热度 ( 47 )

© 莉莉安的冬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