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cover/麦寡

Darlin' little queens do you know what you're worth?

短 小 

 
1.艾米莉记得她的十六岁。

她提着自己的高跟鞋,赤脚走在夏日的风中,沿街路过的男孩用口哨对自己打着招呼,夏天的风总是浮躁闷热,她的眼泪从眼眶掉出来,睫毛膏被泪水冲出她眼睛,落在风中。

她不是个好女孩,至少现在不会是。她逃课,抽烟,酗酒。喜欢冰镇蓝带啤酒。和高年级的男生一起偷警车。

今天是她16岁生日,刚刚那些人在粉色的聚光灯下欢呼的名字就是她,她在天鹅绒般的夜晚畅饮樱桃杜松子酒,笑着,欢呼着,庆祝自己的十六岁。

送别了所有人,她一个人走在街上,把碍事的高跟脱掉。她在一片片不连续的路灯光下哭了,不知道为什么。

“小姐,你的项链”一个人追上来,艾米莉记得他这一身打扮,他是刚刚酒吧的酒保。

那是一条金色的美杜莎锁骨链,一位高年级的男生送给她的,他说她太诱人了。

艾米莉接过项链,用还溢着泪水的眼睛看着他,一片模糊的柔光中她什么也看不见,但她敢肯定自己看上去肯定不好看。

“别把重要的东西弄丢了”

艾米莉没回话,她用自己并不清楚的视线投向那个棕发酒保

那个人走远了,自己还呆在原地。

2.第二天艾米莉翘课来到昨天的酒吧,对她来说是件常事,她把校服剪了一半露出自己的腰线,这她戴了昨天的那条项链。

“两杯樱桃杜松子酒”,她对其中一个酒保说着 。

酒保调弄着手上的酒让它们混合成一个招牌模样,“我认识你,你经常来,昨天也来了,还把项链忘在了柜台上”

哦,是他吗。

她经常翘课去酒吧,但她对酒保没兴趣。

“你的两杯”酒保把两杯酒推到她面前,左边那杯有三颗樱桃,右边只有两颗。

她看了眼把右边那杯推了回去。

“请你的”

“我不喝酒的”,酒保拿起酒杯,看了两眼酒又看了一眼她,他笑了笑“我只喝牛奶”

 

艾米莉现在可以把他看得很清楚了,他很好看,不笑的时候眼睛藏着时间空洞,笑起来眼睛会弯成一个月牙。马甲里的衬衫随意敞开着,露出有些泛红的皮肤他看着她。

 

“你别一直看我啊,不喝酒很奇怪吗”

 

“那就倒掉吧”艾米莉把自己裤子里的零钱全拿出来,一把摊在桌上,硬币在桌面上转着,像不知疲倦的舞女,然后麦克雷把他们拍停。

 

“很浪费”他轻拿起酒杯把它放在柜台里面,然后又看了眼搅弄着冰块的艾米莉

 

“你几岁”

 

艾米莉不理他,低着头踢嗒着脚下踩着的实木地板。

 

“看你经常来这里还穿着校服,是翘课吗”

 

“是的,是的,是的”

 

“少喝点酒,对身体很不好的”他拿着自己装着牛奶的玻璃杯在她面前晃了晃,乳白色的液体挂在杯壁不肯下来。

 

新的客人进来了,那位酒保从她面前走开了,他一走艾米莉就把目光转向他。

 

她坐着看了他好久,他对每个客人都保持这温度,都咧着嘴笑。

 

服务行业。也许自己也会这样。

 

黑色头发的艾米莉。喜欢翘课的艾米莉。很多人喜欢的艾米莉。喜欢一个人在街上吹风的艾米莉。放纵青春享乐的艾米莉。穿着黑色比基尼闯入酒店泳池躲着警察的艾米莉。

 

“为什么不喝”那位酒保清洗着装有见底残酒的器具。艾米莉杯里的冰块已经消失在了褪了浓度的酒里。

 

艾米丽没搭话,看着被水冲刷着的玻璃酒杯,一层层扭曲过的他的手倒影。

 

杯子洗完了,她才开口。

 

“你叫什么”

 

“杰西.麦克雷,如你所见,是个酒保”他把杯子沥干后倒放在桌上。

 

“难听”

 

“毕竟我也不靠这个吃饭是吧”

 

艾米莉从高脚椅上站起来,鞋底贴着地板发出几声沉闷的响声,然后转身几步到了门口。然后她没后头的对着门口扑朔着粉尘的空气说

 

“这里还招人吗”

 

 

 

啊啊啊啊我是个麦寡党,ow最冷cp是麦寡没错了吧。

看心情更,毕竟我还有那么多坑

配合Lana Del Rey的This is what makes us girls


评论 ( 8 )
热度 ( 17 )

© 莉莉安的冬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