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ch /1/师徒组,麦r

麦r
1. “ 老师,我想…自杀”麦克雷握着手机的手都沁出了汗。
电话那头没出声,传来的只有平稳的呼吸,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稳重的呼吸声。

麦克雷握紧了手中的手机,继续说了下去,“老师,我不想活着了”

“自重”穿过话筒传来的只有这冰冷无感情的二字。麦克雷感到心里一酸,但这也是他意料之内的,他的老师一直都是这样,不善表达感情,或者说是不愿。

麦克雷感到嗓子里有什么东西在沙色的发着微弱的声音,但他未在继续说下去,直到电话里再传来了那个他曾以此为精神寄托的声音。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回家”

“太麻烦你了,我只想和你说说话,说几句就好了,就好…”麦克雷拿起手边的酒杯,看着酒吧的灯光透过冰块在酒杯里放着光。

“你在哪里”电话那头重复了一边。

“真的太麻烦老师了…我…不用你来接我,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家的,不回家也没事,我早就不想回了…”麦克雷转动着手腕晃动酒杯,听着冰块在酒精里撞出的声音,“也许我可能今晚就会自己了结…”

“你喝醉了”电话那头声音异常平静。“等着,我十分钟内回到的”
莱耶斯挂了电话。

2. 莱耶斯是个大学教授,外语系。麦克雷是他曾引以为傲的学生,但他从没对麦克雷说过,因为他总是迟到,出勤率也很低,经常带着一身酒味来上他的课,但大概是天性使然,期末全A,对于莱耶斯各种刁钻的语法问题都能一一准确答出。

麦克雷大学的时候修了外语系之外,还选修了天文系,生得一副好皮相,家里又是十分富裕,谈吐得体文雅,生性浪漫,还有选修天文系这个设定。自然从来不缺追他的女生,他不拒绝也不答应,保持着一种暧昧关系,以致他大学四年都是单身。但是这种时时刻刻可以左拥右抱着几个年轻漂亮姑娘的单身谁不想要。

他现在已经毕业三年了,毕业之后麦克雷就去国外进修了。
莱耶斯之后就很少见到麦克雷了,在教师节感恩节诸如此类的节日还是很收到他写的端端正正的贺卡和礼物,前年是一大束玫瑰,去年也是,今年也是。

莱耶斯也问过为什么麦克雷要送自己玫瑰,送他的大学老师玫瑰。麦克雷也只是笑笑,

“老师,你不觉得你很适合玫瑰吗”

3. 莱耶斯在今天晚上接到麦克雷电话的时候还迟疑了一番,今天也不是什么节日对吧,

直到麦克雷开口,他才觉得事情有那么一点的不对劲,

麦克雷说他要自杀

莱耶斯曾经觉得这么一个学生,应该有着足够浪漫与欢愉的人生,他从来没想过他有一天会这么对自己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莱耶斯握紧了手中的方向盘,五色发着绚烂的光的路灯在车窗上划下一道道亮丽的弧线,

他又踩了一脚油门,他知道麦克雷在哪里,上大学的时候麦克雷不来,总是窝在酒吧里喝着酒,虽然被莱耶斯说了几次之后去酒吧只点牛奶了。

4. 麦克雷在酒吧晃着酒杯,看着酒杯,想起自己大学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刻意逃着莱耶斯的课,点一杯伏加特,在酒吧慢慢一口一口的小抿着。

他不喜欢喝这种烈性酒,但是他喜欢莱耶斯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莱耶斯经常因为他不来上课生气的来酒吧找他,把他扛在肩上,拉去上课。麦克雷这个时候就可以顺势轻轻的搂住他老师那细的不成样的药,闻到清楚莱耶斯身上的味道,麦克雷觉得那是一种奇异的玫瑰花的香味,被冲刷得很淡,但对麦克雷来说很容易闻出。

5. “和我回家,麦克雷”像是不容忽视的命令。

麦克雷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一定是莱耶斯的声音,自己不会认错的,他曾在多少个夜晚想再一次听一次老师的声音。这个曾经在讲台上讲着一遍一遍枯燥的时态结构语法的声音,他以前是多么讨厌,现在却那么渴望。

“老师…”

评论 ( 5 )
热度 ( 50 )

© 莉莉安的冬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