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ch/2/麦r

1. 麦克雷勉强的拉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老师…真是太麻烦你…其实你不用来也没事,”

“我只是…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他因为酒精黏合的话都说不清,却还是拉开身边的长脚椅子,示意莱耶斯坐下新,向酒保做了一个手势。

“我不陪你喝酒,明天还有课”莱耶斯把椅子推了回去,一手手握住麦克雷握着酒杯的手腕,强迫他放下酒杯。

麦克雷放下酒杯,站了起来,反手握住那只拽着他的手腕,顺势向上环抱住莱耶斯的脖颈,紧紧的搂着

“那老师别管我,你还有很多学生…我啊,只是其中一个…这个拥抱就当你给我的见面礼吧,不准推开,老师”

麦克雷喃喃道。

莱耶斯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没有任何料想准备,他后退了几小步,用一只手撑着吧台台面才勉强支撑起麦克雷的重量,他感到混合着酒精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裸露的颈部。

他迟钝了几秒,支起身子用手轻轻放在麦克雷的后背上。

“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莱耶斯轻轻地说出这句话,

“每一个学生对我来说都很重要”

麦克雷听到后一句话的时候放开了莱耶斯,摇摇晃晃的把身体重心摆正。仰起头,对着天花板看着,像一个放荡不羁的牛仔仰着天空,

那 是自由与爱情的象征,

“谢谢”

他还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唇,但是没有说出来。

“你家在哪,我把你送回去”莱耶斯整了整自己被刚刚拥抱弄的有些褶皱的风衣。

“老师,我不是说了,我想自杀”麦克雷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着莱耶斯,他也不敢看,怕那双黑色眸子里流露出的感情过分的冷淡。

莱耶斯看着他面前的麦克雷,长吐了一口气,他不喜欢酒吧的味道。

“小子,我以前可没教过你怎么自杀,只要我还在,就不会让你干出自杀这种蠢事的,”

2. 后来麦克雷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莱耶斯拖去了他家,莱耶斯的家很简洁大方,整齐有条理。

他以前也去过莱耶斯家,不过那个时候莱耶斯还住在教师公寓。

麦克雷经常因为喝酒喝太多被莱耶斯拖回家,很无奈的是莱耶斯并不知道怎么联系麦克雷的家长。虽然说让麦克雷睡在街边也没什么大事,说不准还有小姑娘看着麦克雷生的俊俏拖回家过夜,但是出于良心他还是把这个醉醺醺的人拉回了家里,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以后莱耶斯家的沙发也就成了麦克雷的常居点,

他也早就习惯了硬邦邦的沙发板和总是会在半夜给他压压四角的被子的莱耶斯。

莱耶斯在下车的时候试着叫醒麦克雷最后还是放弃了,他拖着满身溢着酒味的麦克雷上了楼,

麦克雷其实很清醒,他只是想那么近距离的和自己的老师多呆一会。享受他身上好闻的,即使麦克雷像是被浸在酒桶里过在狭窄的电梯和楼道里飘散着酒味,却还是那么清晰好认的味道。

3. “你先去洗个澡,我不喜欢酒味。”莱耶斯把麦克雷扔在沙发上。

“这个沙发可比教室公寓的软多了”麦克雷用掌心挲摩着沙发,仰起头笑着对莱耶斯说道。

4. 麦克雷在毕业后就去了法国,继承了父亲酒庄。善于人际的他把酒庄生意经营的风声水起。

当然生得一副好皮相又善于交际在大学就已经坐拥众多少女梦中情人地位的他,生活当然不止事业。

他经常去酒吧找乐子,凭着自己的花言巧语和好脸蛋总能很快找到上床的对象。

和不同国家的女孩纠缠着出了酒吧,开着自己的宾利雅致享受着夜风在脸上的吹拂,带回自己的酒庄,纠缠一夜。
在洁白的床单上留下不尽相同的令人羞耻的痕迹,却从未留下过感情。

去年夏天他停止了这种习以为常的生活,酒庄的仆人也不再一夜换一次床单。

他遇到了艾米莉。
/我保证是麦rˊ_>ˋ!!!没有偏心麦寡(下一章就提到了
很感谢有人看我写的文,错字很多,因为都在深夜码字,圣诞也有贺文,还在码,小甜草
顺便说一下!这是专门写各种麦的小号,还有一个号放源藏文,日常更源藏比较勤快,所以这里更新有点慢,一周一次到两次吧。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莉莉安的冬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