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用床/上

先说一件事情,我之前说好的更文合集我以为我早就已经发上来了,结果今天点开主页才发现并没有…电脑不在身边,我链接什么都要重做一遍。
先挖一个坑填补我被吞的心,链接没做好,后面还不能发。
ooc是我
他今天难得没穿那一身滑稽的牛仔装,今天是守望先锋总部休假的日子。莫里森带着所有人去亚利桑那州度假。

他从自己基地的衣柜里翻出一件布满褶皱有些泛黄的白t套了上去,下面穿了件宽松的深蓝牛仔短裤,带上那幅他以前从二手店淘来的墨镜,他有点犹豫要不要带着他那顶牛仔帽。

“杰西”

有人在敲他的门,他放下自己手里的牛仔帽,径直去开了门。

是莱耶斯敲的门,他今天脱下了战斗服,但还是一身黑,黑色v领的短t和一件宽松的短裤。

“快点,大家都在等你”

“加比,你觉得我要不要带牛仔帽”麦克雷把帽子带上,转过头来笑着问道。

莱耶斯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下,有点敷衍地说道“你怎么样都好看,快点”

“昨天在床上也是那么急着让我进去”麦克雷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拿起自己的房门钥匙向着门口走去。

莱耶斯没有说话,看着麦克雷锁了门,摆弄着钥匙圈在手尖上转了一圈然后放进了口袋。

“走了”麦克雷把手搭在莱耶斯的腰间,轻轻收拢,手指在衣料上抚弄着。

莱耶斯打掉了他的手,“别这样”

“嘶—怎么,你是怕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不用担心,他们全都知道了”麦克雷收起那只被打掉的手,眼神轻轻地落到身边的人的颈部,“还是说我碰到了昨天在你腰上留下的痕迹”

阳光洒在他优美的颈部线条,一块块淡粉色的斑痕布落在巧克力色的皮肤上。

“今晚别碰我了”

“那我现在碰,可不可以”麦克雷不安分的把手放在莱耶斯颈部上,指尖缓缓滑过那些美好的阴影。

他这次没有打掉麦克雷的手,而是转过头看着他对他说

“别闹了,都在等我们”

麦克雷转过头接过他的视线,斜了头在他脸颊上留下轻轻的一个吻。

“都听你的”

莫里森这次租借了一辆黑色的大巴车,由莱因哈特来开,上次请的司机开的太慢,被全员嫌弃,一上车只剩两个空位了,取下了机械面罩的源氏搂着偏过头向窗外看去的半藏给麦克雷指了指位置示意。麦克雷便拉着莱耶斯做到了那里。

“路途有点长,大家要不先在车上睡会吧”莫里森的声音从前排传来。

的确,昨天总部会议的时候莫里森说休假之后,各个房间里都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什么床板摇动的声音,夹杂着荷尔蒙的喘息与间隙的尖叫。

“好好休息,你昨天肯定很累”麦克雷捋了捋莱耶斯被阳光照到发透的头发,这样说道。

莱耶斯没有回话,闭上了眼。

麦克雷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把头靠垫在莱耶斯的肩上随即也闭上了眼。

掺杂着莱耶斯的气息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戴着墨镜和莱耶斯躺在午后被阳光照的有些发烫的沙滩,阳光衬着他咖啡色的皮肤更加好看,他透过黑色的镜片看着莱耶斯,像是打量着烧烤摊上的冒着各式香料香气的烤翅。

“莱耶斯”

他这么叫了一声,莱耶斯偏过头来对着笑了一下。

加百列大天使般的微笑。

“到了”

麦克雷在一片带着柔光模糊中看到了他那张熟悉的脸,他睁开了眼,正了正身。看了看手表。
“已经两点了吗”他这么喃喃道
“嗯,外面下雨了,刚刚莫里森说让我们先去他订好的旅馆休息”莱耶斯这么说道。
麦克雷站了起来,发现车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你在等我醒吗”,他扭头看着身边的人,那人正在看着雨点一个个拍在车窗上,像是射不进去的子弹,

“没有,正准备丢下你走”莱耶斯这么说,伸手拿起了座位上方的行李。

“那你今天晚上怎么办,自己解决?”麦克雷如此笑着说道,其实并不算的上笑,他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在商量什么大事一样,严肃又正经。

刚才还跳跃着亮光的棕色眼眸暗沉了下去,嘴角也仍沉在那里。

莱耶斯保证在守望先锋开会讨论智械进攻方案的时候,这位杰西·麦克雷都没有这样正经的语气和脸色。

“倒不如想想自己”他扔下那么一句话,转身朝着车门走去准,却被麦克雷一把揽住腰

“你想不想睡个好觉”

“想”

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莱耶斯感到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两人的唇舌纠缠在一起,麦克雷轻易的顶开他的贝齿,勾住他的舌头在口腔中一遍遍扫过。

“那我现在就想要”

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麦克雷一手探进莱耶斯宽松的t恤,在他身上来回游走,手掌细细摩擦着并不细腻的皮肤,所到之处勾起细碎的情欲,却又带着坏意的移去下一处。

他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他想要更多。

温热的嘴唇从身前人的嘴角慢慢的往下吻,扫过的地方带着闪着温热暧昧的光泽。颈部巧克力色的皮肤迅速变得发红,像情欲一样向下蔓延开,

莱耶斯就这么任凭他入侵。

反正迟早要来的。

现在的话晚上还可以睡个好觉。

还不用担心床单的换洗。
我没有卡肉啊!
好吧我就是卡了!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莉莉安的冬天 | Powered by LOFTER